其他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风魔 第五百五十章:胜利的不平等条约(终)九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2:28 编辑:笔名

风魔 第五百五十章:胜利的不平等条约(终)九

萧寒静静的听祁丰年说完,他知道玄门内部权力斗争的矛盾很尖锐,但是没有想到战小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就敢这么生猛的来夺权,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战小慈如此做法,倒也情有可原,这老小子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要不是战倾城在背后盯着,他不知道干了多少愚蠢的事情了。

就这样一个人还成了战家的家主,战堂的下一任堂主,真是不知道战倾城是怎么想的,还是战家第二代都是这德行?

要是战家第二代都是这德行,萧寒不知道是不是该对战倾城表示一声同情。

这一次战倾城居然没有阻止战小慈胡作非为,这有点不太寻常,照理说,战小慈这么搞下去,铁定会将一个人心刚刚聚拢起来的玄门给整的支离破碎。

也许他就想着将玄门整的四分五裂之后,好让他从容整合和掌控。

战小慈要控制玄门,他要过的关不是别人,正是他萧寒。

“门主,丰年猜测战家抓了文觉,打伤武绰,真正要对付的人是你。”祁丰年这几天在家里也不是整天哀声叹气,他也想了很多,其中也包括战小慈和战雨这对叔侄对玄门下手的动机!

他认为是战小慈看到自己失去了对玄门的掌控,于是先下手为强,趁齐鹰飞这个门主不在家的时候,夺了他的权,将重要岗位都换成他的人,这样即便是齐鹰飞回来了,也拿他没有办法,毕竟玄门还属于战堂领导下的玄门,战小慈的权位要高过齐鹰飞这个代门主。

“齐家大院已经被人监控起来,我想我只要一回来,他们就会知道的。”萧寒点了点头。

“那门主,你是不是……”

“没有,他们没那个能耐,我现在亦然待在门主号上。”萧寒微微一笑道。

“门主。你回来就好了,文觉被抓,我这心里一下子就乱了,再加上武绰打成了重伤。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处理门内的事务,哎……”祁丰年叹息一声。

“现在门内谁做主?”萧寒问道。

“做主还是我,不过大部分事情都是沙尔汗在打理,战铁和两个帮衬。”祁丰年道。

“费明和马玉虎呢?”萧寒问道。

“费明的被架空了,这几天战小慈大肆的撤换我玄门的人员。现在咱们原来的人不是被架空就是被贬职,没有几个保持原位了,马玉虎又回到以前那种烂醉如泥的情形。”祁丰年道。

“沙尔汗是个投机分子,你怎么能让他帮你处理事务呢?”萧寒厉声问道。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要是不同意让沙尔汗帮我,战小慈就会直接将我撤掉,到时候直接让沙尔汗上,我连说话的地儿都没有,虽然沙尔汗投靠了战家叔侄,可公开的。他还得给我几分面子。”祁丰年气愤道,可他没有办法,人家抱上了一条粗大腿。

“让你为难了。”萧寒道,祁丰年不是自己,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跟战小慈干仗,祁丰年可没这个胆子。

“门主,现在弟兄们都盼着你回来,只有你才能让我们摆脱现在的困境。”祁丰年激动的说道。

“不要这么说,要摆脱现在的局面,光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的。得靠大家团结一心才行!”萧寒道。

“门主,弟兄们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祁丰年道,“我派人去通知玉虎他们过来。”

“不忙。我回来的消息暂时还不要告诉他们。”萧寒阻止道。

“门主,为什么?”

“我一露面,战小慈肯定知道,不利于我暗中行动。”萧寒解释道。

“对,门主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祁丰年忙认错道。

“带我去看一下武绰兄弟吧。”萧寒道。他不敢打包票能够救下武绰,但是总要先查看一下伤情再说。

“门主,这边请!”祁丰年忙让开一条路。

进入武绰的房间,两名侍女正在擦拭武绰嘴角溢出的鲜血,血液呈现紫黑色,很显然是内出血,伤的极其严重。

看到祁丰年和萧寒进来,两名侍女忙起身垂手立于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丰年,让她们两个先出去!”萧寒淡淡的吩咐一声。

祁丰年一点头,冲两名侍女一挥手,两名侍女顿时会意,迈动小碎步,走了出去。

武绰身体很好,个头跟塔塔尔部分高下,虎背熊腰,一声肌肉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力量感,但是现在躺在床上的武绰脸色蜡黄,头发枯萎,嘴唇紫白,双眸紧闭,呼吸更是气若游丝,皮肤仿佛是缩水的苹果,没有之前的紧绷之感,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小了一圈。

他们分开也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武绰的伤在四天前,四天就将一个生龙活虎的汉子变成现在这样,萧寒感到一阵心酸。

“门主,三弟他……”祁丰年眼圈一红,正要解释。

“你不用说了,刚才我都听到了。”萧寒道。

“门主,我对不起三弟,要不是我,三弟就不会……”

“好了,丰年,武绰兄弟又不是你打伤的,要怪就怪打伤武绰兄弟的人,当务之急,是拯救武绰兄弟的性命!”萧寒断然说道。

“门主,法师说了,只要有圣光沐浴治疗卷轴就可以救治三弟。”祁丰年道。

“光系治疗魔法只对体表创伤效果较好,如果刚受伤那会儿就用圣光沐浴治疗,或许还有效,但是现在不行,武绰兄弟的伤必须另外想办法。”萧寒虽然还没有仔细查看武绰的伤势,但是一看就看出武绰内腑伤势严重,几乎到了生机断绝的地步,若是有精灵族的生命之露或许可以续接生机,令他起死回生,但什么圣光沐浴,多延缓一下武绰的死亡时间,并不能从根本上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门主的意思,三弟他没救了?”祁丰年抑制不住颤抖的声音道。

“也不尽然,等我仔细查看他的伤情之后才能做决断。”萧寒沉声道。

“门主还会治疗之术?”祁丰年惊讶道。

“会一点。但不精通。”萧寒道,他可不是谦虚,他确实只会一点,离精通还差得远呢。

“门主。你快给三弟看一下!”祁丰年如同一个溺水者抓到了一根稻草,赶紧说道。

“嗯,你站到一旁,不许说话打扰我。”萧寒道。

“好,好!”祁丰年连说两个好字。脚下飞速的向后面退了三步,站定,一脸希翼的望着萧寒。

萧寒弯下腰来,先检查武绰身上的外伤,武绰外伤也有不少,但大多输已经用光系治疗卷轴治疗愈合了,不过因为昏迷的缘故,体内新城代谢缓慢,平常只需要两三天功夫就能完好如初的,现在起码需要两倍到三倍的时间。君橙舞就是例子,如果她此刻苏醒的话,她身上的伤就会很快的好起来,反之,虽然在外物药力的帮助下,反而会变得非常缓慢。

小伤口已经愈合,大伤口还在长新肉的过程中,不过,一旦武绰的伤情恶化,这些伤口就有崩裂和化脓的可能。到时候就算是使用光系治疗卷轴也没有用了。

其实这样的情况下,用水系治疗卷轴的效果要比光系的要好,水系的治疗卷轴作用时间长,而且比较温和。光系虽然看上去愈合很快,但是非常霸道,若非战场急救,治疗还是选水系的好,水系的滋润温养,效果要好得多。

只可惜懂得这个道理的人并不多。就是有些牧师明知道这个道理,也不会告诉伤者的,光系牧师和水系的治疗师是对头,又怎么会把对手的优点告诉别人呢?

水系和光系的治疗效果其实是不分轩轾的,只是各种不同的情况下取舍不同罢了。

战斗的过程中,用水疗无疑是自杀,当然如果没有光系治疗的情况下,用水系也是不得已,如果是不太紧要,是水系治疗,水系治疗基本上不会留下疤痕,而光系有时候如果创口比较大的话,会留下终身都难以抹灭的疤痕。

而水疗对内腑的创伤治疗效果要比光系强一些,所以治疗内伤选水疗,外伤光疗,但是从接受治疗的人群来看,内伤着一般的情况下等不到治疗就挂了,而外伤则可以坚持的时间长一些,所以光系牧师要比水系治疗师要多得多,当然水系治疗师一般不会上战场,战斗力不如光系牧师,所以水系治疗师的地位要比牧师差一些。

所以如果武绰在重伤之后,立刻用水系治疗卷轴的话,情况也许比现在要好得多,至少那位法师给出的死亡通知时间会晚一些。

当然萧寒不会说,因为他如果说了,反而会增加祁丰年的内疚感,这对已经深深自责的祁丰年来说,实在太过残忍。

等到萧寒彻底检查了武绰的伤势之后,心中的不禁生出一丝怒火,下手之人太狠毒了,分明就是想要武绰死嘛!

肩胛骨被捏碎了,膝关节也脱节了,手指骨一只手断了三根,一只手断了四根,肋骨断了两根,五脏六腑几乎全都遭到严重创伤,但都是当时不致命,如果得不到治疗的话,时间一长,神仙难救。

骨伤和外伤都还好,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将养,愈合和恢复都不难,但五脏六腑的伤势,如果得不到治疗的话,终的结果就是死亡。

萧寒几乎可以断定,对手将武绰打晕的目的,就是让他不能调用自身的能量疗伤,这样就会拖住他自行疗伤的时间,让他的伤势更加恶化。

因为人体都一种自愈的能力,自愈能力的大小跟一个人的体质和修为有关,神级高手的自愈能力都非常强大,基本上一些小伤都不需要治疗,可以自行的恢复,但伤势到了一定程度,靠自愈也是不行的,必须需要外力的辅助治疗,有时候外力还需要占据主要地位才行。

武绰的伤势,如果靠自愈能力的话,当然也是不行的,但如果有一股外力帮助下,他完全是可以凭借自身的修为慢慢的恢复。至少没有性命危险。

但是就是因为没有选择好的治疗方法,又处在昏迷的当中,自愈能力只能靠本能的运行,结果随着身体的伤势的恶化。自愈的能力也就越来越低,而到了现在,自愈的能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完全阻挡不了伤势的恶化了。

那位治疗法师的判断还是蛮正确的,武绰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武绰就会身陨。

“门主,三弟他……”祁丰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有救。”萧寒道。

“真的?”祁丰年欣喜若狂。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需要一件密室,还有几位药草,你必须给我找到。”萧寒道。

“门主,您说,丰年必定竭尽所能找到您需要的药草。”祁丰年大喜道。

“我要的药草不算名贵,但也不普通。你必须在一天之内给我找到,明晚我过来给武绰疗伤!”萧寒道。

“门主放心,我一定会办妥的。”祁丰年激动的道。

萧寒点了点头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续命金丹”用手指撑开武绰的牙齿,送了进去,续命金丹入口即化,这颗丹药至少可以保持武绰的伤势不会恶化,等到明晚救治的时候也会多了一份把握。

“门主,这是丹药?”祁丰年看到金光一闪,一枚圆颤颤的东西进入武绰嘴中,失声问道。

“不错。是丹药。”萧寒点了点头。

“门主,三弟吃了丹药,是不是就没事了。”祁丰年激动无比,治疗卷轴还好找。只要出的起价钱,都能买到,当然那禁咒一类的可就不好找了,就算明知道人家有,也未必肯卖给你,而丹药比治疗系的禁咒卷轴更加珍贵。特别是七品以上的丹药,那是有钱都未必能够买得到,完全是有价无市,据他所知,战堂内收藏的丹药都在七品以下,至于有没有七品的丹药,他不知道,就算有,他也求不到一颗来救治武绰,一颗高级丹药,相当于一条命,谁舍得给别人呢?

“还不行,这一颗续命金丹只能稳住他的伤势,还需要进一步的治疗才能让武绰兄弟彻底的恢复。”萧寒解释道。

“门主,刚才三弟服下的是一颗续命金丹?”祁丰年惊讶的问道。

“是呀,续命金丹,莫非丰年你听说过?”萧寒微笑的问道。

“门主,丰年是听人说过这个续命金丹,不过……”祁丰年复杂的目光艰难的的说道。

“不过什么?”萧寒知道到了祁丰年这个层次,肯定会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比如龙族的一些秘闻之类的,尤其是他还是仆从营出身,就更加不稀奇了。

“不过这续命金丹好像是龙神使者萧寒独门秘药,还从来听说过其他人拥有这种药?”祁丰年说道。

“你怀疑我的续命金丹是假的?”萧寒笑道。

“不,门主,丰年没有怀疑您的续命金丹是假的。”祁丰年忙撇清道。

“那就是你怀疑我不是真的齐鹰飞了?”萧寒又笑道。

“门主,您真的不是齐鹰飞?”祁丰年呆呆的问道。

“你说呢?”萧寒给了祁丰年一个眼神。

“门主看玩笑呢,您怎么不是齐鹰飞呢!”祁丰年也是聪明人,有些时候聪明人说话是不需要说的太明白的。

“好了,你照顾好武绰,文觉的事情,我来解决,这两天一切照旧。”萧寒吩咐道。

“放心吧,门主,演戏我还是会的。”祁丰年一身轻松的说道。

“我走了,明天晚上我会再来的。”萧寒交代了一下,就从祁府出来了。

萧寒再一次返回了齐家大院,与冷月一夜温存,自然不必赘言。

第二天夜里,萧寒准时来到祁府,祁丰年已经将萧寒叫他准备好的十几种药草足量的购买回来了。

虽然都是些常见的药草,不过如果没有萧寒的图例和说明,祁丰年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寻找齐备。

萧寒命祁丰年找来一口大锅,上面做了一恶搞巨大的蒸笼,然后将药草按照一定的比例,投放入锅中,然后命人烧水!

等烧到锅中水沸腾之后,萧寒命祁丰年脱去武绰的衣服,全身赤裸的放入蒸笼之中,只将脑袋置于蒸笼之外。

“两个时辰,维持这个温度,水蒸干了,就给我往里面加水,记住每次不能加太多。”萧寒随手拿起舀水的舀子继续道,“一次三舀子就差不多了。”

“门主,这样会不会把三弟给蒸熟了?”祁丰年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没事,这个温度不会把一个神级高手蒸熟的。”萧寒轻轻的在祁丰年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

两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对于祁丰年却好像是过了数十年那么久似的,一直在萧寒面前来回的走动,要不是萧寒实在看得眼晕,他恐怕会一直转下去。

“好了,时间到了!”

祁丰年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击了密室当中,命人撤去蒸笼,将武绰抬了出来!

干瘪的皮肤经过水的滋润已经恢复了原有的水分,萧寒之所以用蒸的这个办法,那是想武绰能够恢复的快一点,当然,这过程是相当痛苦的,好就好在武绰还在昏迷之中,感觉不到这种痛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北京丰益医院在哪里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可信吗
贵州专科治疗癫痫的医院
沈阳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河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