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看不见的朋友们

发布时间:2019-06-21 17:44:29 编辑:笔名

吃晚饭之前,竺锦若被罗之夏正式的介绍给了罗家的妖魔鬼怪们,那场景简直洪大又诡异到竺锦若晚上躺在床上之后还觉得心里直抽抽。竺锦若确实想到了罗之夏家可能会有很多的妖怪,在来的一路上他也不停的给自己鼓劲,可是当他坐在堂屋的桌子前面,做好了会看到许多古怪东西的心理准备之后,罗之夏一声令下,突然从四面八方用各种古怪方式涌出来成百个各种模样的妖魔鬼怪,竺锦若真的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心脏都要停止了。竺锦若的心脏还好好的跳动着,可是他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会留下心理阴影了,至少当天晚上竺锦若根本没法睡觉。只要一闭上眼,竺锦若的眼前就不停的闪现过那些妖魔鬼怪的样子,然后他就会想到自己竟然和这么多的妖魔鬼怪住在一起,换做一个月以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和一帮妖魔鬼怪住在一起,当然他也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找一个罗之夏这样的男朋友。屋外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本该一片漆黑的院子里时不时的有一阵阵异样的光芒闪过,透过卧室的玻璃隐隐约约照在地板上。竺锦若知道这些声响和光亮都是罗家那些好朋友们造成的,他舒了口气,略带烦躁的翻了个身。隔着一条半米宽的过道,是罗之夏睡得老式雕花木床,罗之夏此刻正面朝着竺锦若的方向安静的侧躺着,借着那些奇怪的光亮,竺锦若可以看到罗之夏干净的睡颜。勾唇笑了笑,竺锦若心想着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他就算是看到再多的妖魔鬼怪也不会退缩的。外面的声响越来越大,隐约能够听到聚在院子里的好朋友们似乎正在高兴的聊着什么。竺锦若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既然他已经来了,怎么着也得和这里的所有住户都打好关系才对。再说这里大部分的好朋友们都比罗之夏年长许多,也算是罗之夏的长辈,他今天不就是来见家长的吗,吃晚饭的时候因为见到那种突如其来的大阵仗有些不知所措,估计表现的不是太好,现在正好可以去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院子里头许多妖怪们围成一个圈坐着,在圈的中间飘浮着一个身上泛着幽幽绿光的白衣女鬼,那女鬼正用阴森森的口气诉说着自己凄惨死亡的经历,边说嘴里那根鲜红的似乎正在滴血的舌头就一点点的伸长着拖到了地上。看到这样的画面竺锦若身体猛的一愣,然后抱着胳膊低着头浑身颤抖了起来。妖怪们很快就发现了竺锦若,飘在正中间那个舌头还在继续长着的女鬼见到竺锦若这个样子,得意的抬着下巴,晃荡着那条红舌头指着他说道:“你怕了吧?”“怕…哈哈哈……”竺锦若真的很想认真的回答自己的感想,可是倒底没有憋住大笑了起来。明明是可怕的吊死女鬼,却配上了一个故作阴森的可爱童音,无论怎么样都让人觉得很喜感。女鬼觉得自己被嘲笑了,立刻瞪着眼睛指着竺锦若问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这声音听着十分的凶恶,可是再凶恶那也是个带着娃娃腔的童音,竺锦若捂着肚子笑的更厉害了,只好伸出一只手摇了摇,“没没,我不是笑你。”“还说不是笑我!”女鬼颇有恼羞成怒的样子,一旋身竟然变成了一把长笛子,然后“嗖”一下飞到了竺锦若的上方,对着竺锦若的背就敲了好几下。“让你笑我,让你笑我!”“哎呦,停停,别打!”竺锦若没想到这个女鬼原来是那个叫做椿的笛子精,这孩子竟然还一言不合上来就打人,连忙躲避起来。“谁让你笑我的,谁让你笑我的!”椿不高兴的喊道,并没有要停下打人的动作。看椿有些过分了,殷红连忙站出来制止,她的手变成绳子捆住了椿,然后把他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说道:“椿,住手,你会打伤他的!”“不会啦,我有注意力气。”椿变回小孩子的样子钻到殷红的怀里,满脸委屈的在殷红的肩膀上蹭了蹭,说道:“谁让他笑我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笑你的,不过下次你要装作女鬼的样子的话,把声音也变一下。”竺锦若揉着有些被打痛的胳膊说道。“哼,你果然在笑我!我讨厌你!”椿皱着脸说道。“你别讨厌我啊,我向你道歉,我保证不再笑了。”竺锦若连忙说道,他过来就是为了和这些家伙们搞好关系的,可不能一出来就把人给惹恼了。“哼!”椿又冷哼了一声,不过却没有再说什么。殷红把椿放到地上,走近一步问道:“竺先生,请问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我只是有点睡不着,看到你们在院子里玩,就想来这里和大家一起玩。”“竺先生,你确定要和我们一起玩吗?我们现在可是在讲鬼故事呢!会很可怕哦!”殷红说道。“鬼故事?很可怕?”竺锦若表情抽搐了一下,一帮妖魔鬼怪在晚上聚在一起讲刚才椿说的那种鬼故事,根本一点都不可怕。殷红看到竺锦若表情有些不对劲,以为竺锦若是觉得害怕了,就非常善解人意的说道:“如果竺先生觉得害怕,可以先回去休息,不需要勉强。”“一点也不勉强,如果可以的话,就请让我加入吧。”竺锦若非常真诚的说道。一个长着一张猫脸的男人支着侧脸半靠在一个大抱枕上,喵了一声后说道:“竺先生,如果你吓坏了可别说是我们害的,我可不想少爷怪罪我们。这么多年来,你可是我们少爷个喜欢的人,虽然我觉得你配不太上我们的少爷,不过少爷喜欢我们也只能接受。”竺锦若看着猫脸男愣了愣,这个妖怪吃晚饭的时候他好像没有见过,看起来好像对他不太友好的样子。“你不记得我了吗?果然凡人的脑子就是这么的没用。”猫脸男满脸鄙视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好像没有见过你。”竺锦若尽量放低自己的姿态。“他就是我们家的招财猫鑫啊,你看他的头上那个花斑,就是我小时候不小心摔掉瓷留下的。”罗之夏从走廊那走了出了来,坐到了竺锦若的身边。竺锦若看了下,果然这个猫男头上有一块花斑,和吃晚饭的时候他看到的那只陶瓷招财猫头上的花斑一模一样。“他变了样子,我一时没有注意到。不过之夏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起床吵醒你了。”竺锦若问道,一边摸了摸罗之夏的胳膊,在首都晚上这个时候还是非常热的,在青水镇却有一丝凉意。“没有,我起来喝水的。”罗之夏说道,其实他并没有睡着,一直在留意竺锦若的情况,就怕他会不习惯睡在他家,所以竺锦若一出来他就跟出来了。“我们回去睡觉吧。”“说好了我要留下来玩的,你先回去睡吧,出来也不披件衬衫。”“他们玩起来没轻没重的,别把你给吓着了。”“没事,就算真的被吓到了,吓着吓着也总会习惯的。你快去睡吧,现在已经很晚了。”竺锦若说道,坚决表示自己不会离开。“那好吧,如果觉得他们太过分了就回房间。”罗之夏也没再强求,给了周围那帮家伙们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就打着呵欠回了房间。妖怪们在罗之夏出来的时候全都表现的一副温和的样子,等罗之夏转身一走,就对着竺锦若摆出各种高贵冷艳表情。特别是那个猫脸男,就差在脸上写上“本妖君允许你加入是给了你天大的脸面,你这个愚蠢的凡人快点来跪舔。”竺锦若突然觉得压力好大,看来想要和罗家的这些妖魔鬼怪们成为朋友这件事真是相当的任重道远。不过竺锦若在心里使劲给握拳给自己打气,为了追老婆,拼了!

德州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甘肃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咸宁牛皮癣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