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占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25:13 编辑:笔名

大秋庄的顺得爷今年67岁,人前头从没说过一句响亮话。他生了两个女儿,这让他自己看不起自己了一辈子。  六年前,大秋庄修了条国道,还搬迁来几所大学。因这事,大秋庄人闹了许多情绪。本来地就少,再占去些,日子可怎么过?村子里的婆娘女子都去上访,顺得爷蹲在自家门口,笑着,什么话也没说。  顺得爷家的地被占了二亩三分,那可是上好的水地,一年种一茬麦子,还能种一茬烟叶,顺得爷从没在意过人们说他不会务女人,没生下儿子,但谁要是说他不会务地,那他一定会跟人吹胡子。  占地时,顺得爷心痛的三晚上没睡着。镇干部上门时,二话没说,爽快地签了字,按上了粗粗的手印,然后连夜在自家的地里种上了果树苗。他心中有数,他知道地上附着物的陪偿价格。  学校修好了,来了许多说外地话的娃娃们,路也修通了,宽宽的柏油路,顺得爷心里感觉亮堂。顺得爷不开心的是,六年来自家的地被圈了,长了六年蒿子。每年秋天,望着那一人高的蒿子,顺得爷心中那个急呀,虽然知道那是国家占了,但还是去问村上,村干部也没说上个一二三。  正月十五刚过,村上来了施工队,运来砂子,开来塔吊,推翻了圈墙,说是被开发了。不久就张贴了告示,说是要建设商品楼,公开出售,每平方米2600元,消息象风一样。  当初占地时,顺得爷非常知足。镇上发了补偿款,红红的存折,每亩2.4万元,地上附着物果树,多赔了1万。那可是不小的数字,这让村上的人眼红牙痒了几个月。国家占地,给农民发补偿,合理合法的事。  顺得爷决定去镇上上访,他听说,自己的地已经变成每亩20万元了。明明是让国家占的地,为什么却变成开发商的了,他要讨个说法。  镇长办公室里,顺得爷本来是想蹲下来跟镇长讲话的。年轻的镇长又是递烟,又是倒茶,顺得爷只好改变了自己的习惯,次站着跟人讲话。  “地本来是让国家占的,怎么变成私人老板的了?”镇长是新来的,立即安排查档案,调资料,好不容易,情况搞明白了,原来这宗土地被扩大征用了,多征用的80亩等于赔偿给硬化乡村道路工程队的工资。再一查工程队老板是原镇长的表弟。原镇长升任为副县长,可不久就被双轨了。  镇长说:“老人家,你先回吧,过几天给你答复!”顺得爷回到家,心想这事就这样完了,闷闷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心情好转,这事也就算过了。  隔了一个多月,镇长打电话叫顺得爷去镇上。一进门,镇长说:“老人家让你久等了,这事还不好解决,这宗土地转手了六人,当事人有三个被关起来了,我们镇政府只能插手到这儿,政府不能干涉司法!”  “那就不麻烦镇长了,本来是买卖,就当走眼贱卖了,生意嘛!”顺得爷怕打扰镇长办公,说完就想离开。  “老人家,先别走!要是打司,还可以解决问题的!”镇长说。  顺得爷说:“我一个农民没进过官司的门,这不是要民告官吗,你是不是指示瓜子追狼?”  镇长笑了:“不是这样!你要是联合那些被占地的群众,把镇政府告上法庭,这事有可能得到解决!如果没有律师,我帮助你请,不过费用要你们自己出,输赢我也说不清楚。”  “你是镇长,这事真能行吗?”顺得爷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相信自己不是做梦。  “能行!我虽然是镇长,但我是法律专业毕业的。”  顺得爷,次坐在人前头讲话,代表原告。被告是镇政府,被告席上是镇长。这一天顺得爷的头被驴踢了,他一句话也没听清楚。面对国微,面对国旗,面对那么多的陪审人员,顺得爷真在做梦。  庭长站起说:“全体起立,现在宣判!”顺得爷只知道,自己那没被占的地又可以种了。  一条铁路要从村子穿过,又要占地了!村子里的人们,都想法在地里种树迁坟。他的大女婿刘三在县林场连夜拉来了小云杉,批发给村民,并且密密地栽上了。  第二天,从没喝醉过酒的顺得爷喝醉了,他站在村头上骂了一天:“狗日的,缺德呀!”“缺德呀,狗日的!”那声音象狼一样苍凉。那一晚,村子里的男人女人都没睡着。    注:瓜子,方言,指智力不健全的人。  作者声明:小说纯属虚构,如有情节不谋而合,本人不负任何责任。 共 16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重视 前列”陷“阱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上一篇:如果我是一只鸟

下一篇:听雨1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