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火影之无色人生

发布时间:2019-06-25 04:35:37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清晨来临之时,薄薄的微光亮了一片。嘿嘿,有意思书院这个夜晚始终难以入眠,只是两人一时沉默之后,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辗转反侧之时,也能听见近在咫尺的呼吸,终究慢慢沉入了黑沉之梦。九尾在封印里睡的好好的——直到宿主把它唤醒的那一刻。“我打算离开这里。”宿主看着它,安静的说道。九尾眨了眨眼,说的这么轻松,好似你想走就能走的。不过,四代目还在房间里,九尾忽然泄了气,道:“然后呢?”“你有一半的查克拉在……在他儿子的身体里,那个‘你’也会有自我意识么?”富岳神色平静的看着它:“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呵,”九尾冷冷道:“老夫若是说不呢——”“我希望,你能离开木叶。”那句话,成功的让九尾呆滞了。即使在很多年以前的宇智波斑,那样强横的实力,狂肆無忌的性格,也以驯服九尾为傲。而宇智波富岳居然在它面前说出这样可笑的话,九尾自然是一点也不信的。宇智波富岳不以为意,淡淡道:“你会听从一个小婴儿的命令么?何况漩涡一族对你的驱使,这些年来也没有发挥尾兽十分之一的力量吧,充其量不过是个上忍级别的忍者罢了。很快我就会离开这里,也许再过十几年,依靠尾兽来维持各国和平的系统就会崩溃,与其说服你留在这里,不如彼此轻松一些更好。”长久的沉默之后,九尾伏下身,甩了甩尾巴,眼神也变得饶有趣味。“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人,真是狂妄啊。这么快,又想改变这个世界么?”九尾不无锐利的笑道:“还是说,你想改变,那个蠢货的儿子的命运?人柱力的世界,可不是这么轻松的。”富岳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仍然冷淡:“在你心里,我是这样温柔的人啊。”“木叶是个有趣的地方,这一次,我会耐心一点,”九尾收回了环绕在周围的查克拉,露出森森的牙齿:“就看看你说的改变吧。”至于那个小婴儿要如何对待,它也很有兴趣,看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长大。短暂的交谈结束后,薄弱无温的光线落在苍白的黑暗之中。黑夜和白天的交替,也安静的如同时间停驻,不肯行走。如同孤独一人的行走在荒漠之中,尤其在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之后,在这个失去温度的苍白脆弱的黎明,黑暗之中,男人昏昏然的视线也没有半点要恢复的意思。有微弱的冬雪的清新,男人支撑着身体慢慢坐起来,他的动作很小心,以至于被子也并没抖出热气。在安静的新雪绽放时节,房间里平静微弱的呼吸,近在咫尺,近的只要伸手就能触摸。那温热的皮肤,透过皮肤的热度,是那样熟悉的。他很快就谨慎的摸了摸鬓角就缩回手,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样侧身躺了下来——冰冷的手指触及发丝之时,水门就醒了过来。并不是惊醒,而是昨夜没有睡好。过了十几秒,四代大人睁着眼睛,翻了个身,清晰的看到了男人脸上平静的表情。“雪。”小女孩被母亲抱在怀里,新制的衣裳铺在床上,母亲抱着她走到窗边,一时间小女孩出神的望着外面细细密密的雪。“别担心,雪很快就会停的。”担心明天的祭典,母亲这样安慰孩子:“明天太阳公公一定会出来的,雏田,来试试新衣服吧。”日向雏田奇怪的看了看母亲,很快就忘记了刚才想说的话,小小点了点头。即使下了雪,日向家仍然一丝不苟为了明天的祭典而忙碌。虽然是木叶的名门望族,这一次的祭典仅仅在分家和宗家之间郑重其事,连其他家族的客人也没有邀请。而另一方面,宇智波一族也陷入了奇异的沉默之中。和多年前不同之处在于,即使是年轻的长老也不在家族里担当实质性的任务,所有正当盛年的战斗力都站在首领的那一边。而在四代目的意思泄露出来之时,没有哪一个家族比宇智波更加激烈。在这个时候出面,大概是因为惯性使然。宇智波银在实质上收到了多的拥戴,尽管他并不是渴慕权力之人,却很清楚家族在何种程度上对村子施加了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保证了许许多多悲剧不至于发生在他们身上。宇智波一族之人,对银的命令毫无意见。这个家族的表态绝不仅仅只是精神上支持,在四代目接待雷之国忍者头目的关键时刻,他们居然从医疗班那里拿到了一份医疗报告,直接找三代目——继续再禁地呆下去,很有可能就会因为种种原因虚弱致死,这可和当年的约定不同。短短的一日间,日向家郑重其事宗家小姐的生日礼结束了。而雷之国的一行忍者在受到了款待之后,也纷纷露出了疲倦的表情。“各位,请往这边走吧。”玄间领着雷之国一行人向招待的别馆走,路上的人群渐渐散去了,倒是日向家的晚上的烟火还没有散,是不是美丽的火光照亮了夜晚的路。雷之国的忍者头目笑容满面,半天下来和四代目相谈甚欢。不过他们倒也没有忽略附近若有若无的暗部,在各国忍者村里,暗部都是实力极高之人。等到玄间离开,雷之国的一行人也收起笑容,互相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怎样,老大,还是原计划么?”有人忍不住道。忍者头目沉吟片刻,眼底冷光闪过:“有什么好怕的,今天晚上我们就行动!”“说得对!他们木叶求着我们,想不到我们的计划!”又有个人说道。至此,一行人决定按照原来计划行动,各自分散假寐,忍者头目担当重任,要为雷之国盗取这个日向白眼的秘密,星月稀疏,换了一身衣服偷偷摸摸的离开了别馆。日向家早就陷入了一片漆黑。人影落在瓦楞上,没过多久,悄无声息的沿着庭院飞快的奔向房间。瑟瑟的月光抖落一地,还没等忍者头目伸出手来,只见身后一声凄厉的鸟鸣,周围安静了两秒,迅速骚动起来。日向家的忍者飞奔而出,因为声音是从雏田的房间附近传来,大家走出来之时,见到的就是族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日向日足面沉如水,而他的脚下,躺着一个面朝地的男人。日向日足并不是被鸟叫惊动的。就在今天雏田的生日礼上,日向日差牵着儿子宁次的手来参加典礼。他还是那样抑郁不快的表情,带着深深的不甘低下头,尽管如此,那个孩子天真又明快的望着雏田,多少人身为宗主的日足稍感安慰。身为日向的宗家,无论愿不愿意,一定要大张旗鼓的为雏田办这一场生日礼。连宗家都不重视彼此的分野,分家还会听从么?但是日向日足并不觉得满足,甚至连看见雏田也没有表示太多,只是一味的从弟弟脸上捕捉着微妙的表情。如果一切到此为止,他大概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但是晚上,妻子这样对他说。——雏田,很快就要做姐姐了。在妻子的脸上,日向日足看到的是沉重的忧虑和虚弱,好像那是多么悲伤的事。或许吧,他那一刻强烈的,为女儿感受到了愤怒和不平。雏田……是无辜的。身为宗家,牺牲弟弟妹妹来换取安全和尊敬,那也不是她选择的!她可以选择么?难道只有你,只有日差你才不甘心……明白过来的那一刻,日向日足几乎被相似的无力和痛苦击垮——然而,在离开房间之后,突变就这么发生了。“雏田被人绑架?”“没有成功,但是凶手不太好。”深夜里匆匆忙忙找到四代目汇报的不知火玄间有些羞愧:“……是雷之国的人。”水门沉默了几秒,神色反而平静下来:“是不是死了?那孩子没受伤吧?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么?”虽然很有可能闹成国际事件,四代目忍不住衡量了一番。嗯,物资和后备的补充一直不成问题,人员上来看,只要云隐没打算发展成第四次的忍界大战应该还是可以震慑他们吧——重要的是,云隐在这件事情上,一定早就有个备案。有些事情,实在不能想得太清楚。雷之国的忍者敢这么干,成功率姑且不提,也是算到了木叶和云隐正在盟约签订时期,木叶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原本,如果忍者头目不死,雏田也没有发生什么,木叶的确不得不咽下这个亏,可现在人死了。人死了,雷之国就不会善罢甘休。“四代大人……”玄间的声音打断了四代的思绪。他低了低头,发现鸣人正抱着他的大腿,天真无邪的抬起头来。</p>

长治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临沧治牛皮癣哪家好
潍坊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科技小兵1

下一篇:总裁来吧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