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刀破虚空 百零八章 我当爹了?

发布时间:2020-01-17 02:28:30 编辑:笔名

刀破虚空 百零八章 我当爹了?

幼小的金目蛇倦缩在王仙儿的手上。远远的看去,就像一条金色的布条一般。

雷炎呆滞的看着金目蛇,心中不断的抽搐着。

“是啊!它都有自己的娘亲,我呢,没有,什么都没有!”雷炎自嘲着,眼神中,充满了落魄。

王仙儿双目紧盯着金目蛇,眼中,充满了慈祥,完没有发现此时雷炎的状况。

红悟,血刀也一样,一直看着金目蛇,两人不断的讨论着。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雷炎,这一刻,专属于雷炎。

一个人自嘲,一个人伤心!

“爹爹”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随着这句话而笑。

只有雷炎,随着那道声音响起,整个人,忽然陷入了停顿中,连呼吸也停顿了。

“它?喊我爹?”雷炎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那两个字。

那两个字对于雷炎来说,意义重大。雷炎自幼一个人长大,吃喝,都靠自己。

而今,忽然有了孩子?一个喊他爹的孩子,虽说它不是人,是金目蛇。

但是,那种震撼程度,如一道惊雷,在雷炎的脑海中响起。

“乖!”

雷炎情不自禁的说出那个字,整个人,脑海一片空白,如糊纸一般。

“雷炎,仙儿好开心,谢谢你!”王仙儿抚摸着仙月,双目中,充满了温和。

“好幸福的一家啊!”血刀望着雷炎,打趣道。

那天,为了撮合雷炎与王仙儿,血刀就差撞墙了。血刀知道,雷炎的性格,就是缺少父爱,母爱。

如今,刚孵化的金目蛇,把雷炎当作它的爹,这样,刚好可以弥补雷炎缺失的情感。

有了这份情感,雷炎的修炼路上,大的阻碍,就此散去。

“怎么,羡慕么?”雷炎望着血刀,淡淡的说道。

那原本落寞的紫色眼眸中,忽然夹杂了欣喜与惊讶,多的却是不相信。

“仙月!仙月,好名字。”雷炎呢喃道。

“爹爹,仙月需要它,爹爹不要生气。”仙月奶声奶气的说道,一双辜的眼神,直视着雷炎。

看着仙月辜的眼神,雷炎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愤怒似乎化作了疼爱。

“爹,不怪仙月,只要仙月喜欢,爹什么都可以给你!”雷炎望着仙月,郑重的说道。

对于自己缺失的,雷炎不想仙月再缺失,他要给仙月好的父爱。

雷炎暗中,下定决心,以后,谁都不能欺负仙月。

此刻,对于仙月,雷炎不在感到是累赘,反而是守护。那种,用命去守护的人。

“谢谢爹爹。”仙月奶声奶气的说道,随后,喉咙一颤,晶莹的沙漠之眼,便入了仙月的肚子中。

随着沙漠之眼的进入,仙月细小的身躯,陡然绽放不朽的金光,浩瀚的生命气息瞬间充斥着整个虚空。

仙月脱离王仙儿的芊芊玉手,在空中不断的游走着,金色的鳞片,不断流转着浩瀚的生命力量。

“仙月,你没事吧!”雷炎焦急的说道。

那幼小的身躯,不断在空中游走,不断嘶哑的鸣叫着。

叫声中,夹杂着痛苦,让雷炎有些焦急。雷炎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爹爹两字吧。

这两个字,让雷炎肩膀上的,再次加重。

“爹爹,仙月没事,只是,在激发自身的潜能,爹爹不要担心仙月。”仙月痛苦的说道,声音一颤一颤。

雷炎知道,仙月此刻,一定很痛苦。雷炎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变得焦急起来。

仙月,只不过是一条金目蛇,只不过是叫了自己爹爹。可是,就因为那两个字,雷炎在乎它。

“仙月,爹爹帮你!”雷炎心疼的说道,手中,一滴滴的紫色天雷液出现。

那一滴滴的天雷液,散发着强大的生命气息,这些天雷液,乃是雷炎体内所凝聚出来的。

雷炎将所有的天雷液统统倒入仙月的口中,希望能减少仙月的痛苦。

“雷炎,不错啊,就知道体贴人了,不过,你这样,只会增加仙月的痛苦。”血刀望着雷炎,欣慰的说道。

自雷炎掏出天雷液的那一刻起,血刀就知道,雷炎心中的那一道坎,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那该如何?”雷炎焦急的说道。

“让仙月自己度过,这样,才是轻松。”血刀淡淡的说道。

沙漠之眼,可以激发潜能,仙月服用刚好可以激发自身的潜能。

一个刚出生的人,他的潜能,还在体内孕育着,随着时间过去,会渐渐的化入骨髓之中。

若是在他刚出生的那一刻,将它的潜能激发,这样,可以达到佳状态。

“什么?可是,那样的痛苦,仙月,能承受么?”雷炎心疼的说道。

“是啊!血刀,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痛苦?”王仙儿附和道。

对于仙月,王仙儿特别看中。王仙儿永远忘不了,那两个字。

“没有任何办法!”血刀奈的说道。

雷炎与王仙儿心疼的望着仙月,两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虚空中,一道幼小的身躯,不断的抽搐着,一滴滴金黄的血液,不断的滴落着。

在仙月的腹部,出现四道细小的裂痕,那几个裂痕不断的淌着血。

“这?是要凝聚四爪么?”血刀震惊的说道。

金目蛇,强状态,便是四爪,两角。

随着时间过去,仙月的生命气息开始慢慢的减弱,那腹部下,一滴滴金黄的血液,不断的滴落。

“仙月,不会有事吧?”雷炎心疼的说道。

那天空中,一条金目蛇悬浮着,浩瀚的生命气息,不断的减弱着。

“不会的,相信仙月,金目蛇这一族,不是那么简单!”血刀淡淡的说道。

金目蛇,为蛟与龙所生,拥有龙的神角,蛟的上爪子,力量比之真龙,还要甚一点。

不过,那种强形体的金目蛇,异常稀有,尽岁月中,也不过是出现了一条而已。

血刀相信,仙月,一定可以进化到强形态,因为,沙漠之眼所蕴含的力量,非常浩瀚。

“吼”

仙月一声长啸,在空中极速的游走着。

在雷炎的眼中,此时的仙月,犹如一道金色精灵,在空中,不断的飞舞着。

随着仙月的游走,漫天的灵力开始往仙月汇聚,漫天的灵气化作液体,在空中悬浮着。

“雷炎,,将混沌灵气拿出来。”血刀望着此时的仙月,激动的说道。

血刀知道,仙月成功了,只要度过这后的蜕变,金目蛇始祖的形态,将在所有人眼中呈现。

“吼!‘

仙月不断在空中嘶吼着,漫天的金色血液滴落。让人不信的是,一条手指般粗大的金目蛇,却又如此之多的血液。

“仙月,坚持住,一切,有爹爹在。”雷炎心疼的说道。那嘶吼中的痛苦,雷炎又怎么会不知道。

“爹爹,仙月,好痛苦。”仙月在空中游走着,痛苦的说道。

“血刀?就真的没有办法么?”雷炎看着血刀,焦急的说道。

“没有,蜕变,不是外力可以帮忙的,只能靠自己渡过。”血刀凝重的说道。

“可是,仙月万一?”雷炎心疼的说道。

若是仙月就此死去,血刀相信,雷炎一定会抓狂的。

“没有万一,有我在,一切问题,都不会发生。”血刀郑重的说道。

随着时间过去,尽的虚空,开始变的灰暗起来。

仙月不断的吼叫着,声音中,似乎有尽的痛苦。

“那是,神罚?”血刀望着虚空,双目中,似有忌惮。

“神罚是什么?”雷炎疑惑的说道。

“神罚,乃是雷罚,仙月,这次,或许?”

清远市清城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市武昌医院怎么样
兰州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莱芜癫痫病治好费用
邢台治疗宫颈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