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校园女清洁工在汉兼任3份工作难阻思乡之情

发布时间:2019-05-22 09:06:46 编辑:笔名

校园女清洁工在汉兼任3份工作 难阻思乡之情

来源:新华

杨光珍,51岁,从荆州沙市来武汉12年,兼任3份工作,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份工作领着生活标准的1300元工资。她和丈夫住在由澡堂隔间改成的不足20平米的房间内,盼望着30岁的儿子早日成家。

11点的阳光还未完全穿过厚厚的雾霾,透过稀疏的树枝,投下斑驳的倒影。绿瓦青砖上,仍铺满了未曾扫动的落叶,走下有些年头的台阶,是低矮的平房和狭窄的里弄,杨光珍正在这里同邻舍家长里短。本欲寻找另一个采访对象的我们走进了巷子,打破了原有的和谐光景,杨光珍热心地问我们找谁,在说明来意后,她大声向前方的小伙子吆喝:你妈妈在家吗?得知采访对象不在家,杨光珍开始同我们闲聊,就这样,我们误打误撞闯入了杨光珍的世界。

眼前这位个子不高的妇女,在卡其色羽绒服的包裹下更显瘦小。仔细端详,青丝夹杂着白发,时间的年轮早已爬上脸庞,岁月的沧桑也在无声中一点点显露。谈话间,我们一同走到了她的家门前。她打开大铁锁,推开了刷满红漆、张贴着福字的木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间拥挤的房间。

一张方桌、一铺铁质的上下铺床、一台老式电视、一个小冰箱、一间衣柜,这便是家里的所有大物件,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没有粉刷的墙壁用白纸糊着,却遮掩不住墙角的裂缝,墙面的钉子上,挂着各种塑料袋,袋里都是无处摆放的杂物。桌上还留着昨日没吃完的饭菜,杨光珍说中午热热还能吃。

12年前,杨光珍不忍丈夫的吃喝玩乐,只身前往武汉投奔在华中师范大学工作的哥哥,就这样,她开始了在华中师范大学产区宿舍的卫生清洁工作。儿子在与父亲生活缺乏照顾的情况下也随她前往武汉。不久,她与丈夫离婚,开始了单亲妈妈的生活。

初到武汉的艰辛只有杨光珍一人知道,她很少和外人提及。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杨光珍都得5、6点钟爬起来,赶在学生起床之前,处理前一天宿舍楼道堆积如山的垃圾,挨层挨间收集厕所的纸屑,而这简单的分类、打包、清理可以让杨光珍忙活一个多钟头。

等学生洗漱完毕,她开始冲洗厕所,整理楼道,擦拭楼梯。武汉寒冷的冬天,她也只能用一双冻红的双手继续工作着。

宿舍的卫生环境随时要接受学校的检查,杨光珍不敢怠慢,不得不频繁地清洁整理。忙碌辛苦的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过着。

不久,杨光珍与同在华师清扫马路的现任丈夫相识,并很快组建了新的家庭。现在的他们,一起住在这间小房间里。随着年龄的增大,杨光珍不仅没让自己停歇下来,反而增加了工作强度。现在的她除了负责产区宿舍一栋的清洁外,还负责了图书馆五楼的卫生,每天还需赶到桂子山庄去给雇主做中餐和晚餐。丈夫前几年已经退了休,但现在仍然在外为生计而奔波。在龙安集团安装电缆线的他,离家较远,但每天还是坚持赶回来,这里的房子是产宿集团分配的,不用交房租,每天回来又能省一笔房租费。

身体吃得消吗?

没办法,为了生存,只能在这干下去。

在家乡,杨光珍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和一个姐姐,虽然已经通高铁,从武汉到沙市只需一个多小时,但除了逢年过节,平日里她很少回家。即使经常联系,也难以阻挡她的思乡之情。杨光珍特别坚定地说,结束工作之后,一定要回到家乡,回到大家庭,和大家一起生活。

(:叶艳彬)

《爸爸2》第三期欢乐多 吴镇宇见姚明变少女粉
大连跨入世界造船城市行列
全球银行聚焦 2015年p2p行业的春天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