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总有男人想娶他

发布时间:2019-06-24 23:11:24 编辑:笔名

当天晚上,铁面潜入海弥拉的新岛屿,找到海琅的所在,将她从岛上“偷”了出来。再见海琅,绯戚不由一呆。海琅只比绯戚大了十几岁,现在还不到四十,但此刻看上去却比绯戚的祖母魅黠还要衰老。绯戚随即想起了三年前,异兽激发了所有祭司的氏族天赋,赋予他们更为强大的异能。——或许,获得那样的能力是要付出代价的。绯戚立刻又想到了铁面获得的飞行能力,进而生出了让铁面不要再用的念头。甩开杂念,绯戚蹲下|身,摇醒被铁面打昏的海琅。“绯戚?!”睁开眼后,海琅立刻大吃一惊,接着就发现铁面也在旁边。但铁面没戴面具,海琅迟疑了一下才敢确认他的身份,“圣……圣王?您没有死?”“谁说我死了?”铁面反问。“帝辰——”话一出口,海琅便赶忙闭上了嘴巴。铁面不屑冷笑。帝辰在离开王之谷后不久便重新整合了军队,回到战场,参与了部落与纳尔斯恩人的第二次战争。一度被他当成男宠豢养的鸥歌也改头换面成了英雄,在战场上勇往直前,声名鹊起。而与帝辰一起离开王之谷的阿隆巴却销声匿迹,再没传出半点消息。与纳尔斯恩人的战争结束后,帝辰率领军队回到王之谷,将鸥歌捧上了王座,自己则依旧隐于王座之后,做那个所谓的谋士。铁面特意跑到王之谷里看了一眼,回来后就告诉绯戚,帝辰的军队就是阿隆巴的近卫军。鉴于阿隆巴是没可能放弃兵权的,他的下场只能有一个——死亡,而且很可能死在异族人之手,这才让帝辰毫不费力地接管了近卫军。再加上阿隆巴的妻子和儿子也全都没了踪迹,铁面和绯戚愈发怀疑阿隆巴的消失和帝辰脱不开关系。铁面不想追查,绯戚则是巴不得帝辰也和阿隆巴一样下场,于是,唏嘘嘲讽了几句之后,两个人就很有默契地不再提及此事。“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眼下,绯戚也迅速岔开了话题。“这只是为了获得胜利而付出的代价。”海琅苦笑着把他们召唤异兽、获取力量的事讲了出来。如绯戚之前猜到的,战争一结束,所有祭司就从半人半兽的状态下脱离,然后就发现自己竟然老了二十岁不止,好几名本就年长的祭司甚至在回复人形后就立刻停止了呼吸。说完自己的遭遇,海琅试探着问道:“你们这几年……”“我被异族人抓走了,洃尊把我救了回来。”绯戚含糊地说道。“圣王陛下真的去了异域?那些雷诺人没有说谎?”海琅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雷诺人回来了?”绯戚和铁面都是一愣。“去年的时候,一群雷诺人突然冒了出来,说他们被圣王所救,从遥远的异域逃了回来。”海琅赶忙解释,“当时没有多少人相信,雷诺氏族也早就不复存在,这些人虽然回来却已无家可归,还是王之谷收留了他们。”绯戚意味深长地瞥了铁面一眼,没有作声。铁面尴尬地咳了一声,将话题引入正轨,“说正经事吧,海琅祭司,我之所以把你‘请’过来,其实是想让你为我们主持婚礼。”海琅一愣,接着就欣喜地问道:“陛下要回归部落?”<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16/16021/">总裁,离婚吧!</a>“不。”绯戚否认了海琅的猜测,“我们只是要举行一场婚礼,由你主持,不邀请任何宾客。”海琅的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呆了一会儿才讪讪地说道:“这样……也好。”话一出口,海琅就像想通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也去而复返,起身从地上站了起来,“不过,婚礼毕竟是人生重要的仪式,那就算不邀请宾客也不能把必要的流程也全部省略,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准备一下,换上礼服,备好器皿——不如今天先让我回去,选一个更好的日子——后天,后天晚上正好月圆,举行婚礼再合适不过。”绯戚看了看铁面,见他用力点头,于是也点头道:“那就后天晚上好了。”约好时间,铁面把海琅又送了回去。临行前,绯戚用半叮嘱半警告的语气告诉海琅,“圣王尚在人世的消息,还有我和圣王将要举行婚礼的事,都请不要告诉旁人,包括我的祖母。”“绯戚……”“你应该记得,海琅祭司,我这个人并不擅长原谅。”绯戚盯着海琅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海琅无奈地闭上了嘴巴。送走铁面和海琅,绯戚独自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倾听月光下的大海。小的时候,绯戚就喜欢在夜色中听海。尤其是母亲离开之后,每当心绪不宁,心思烦乱,他就会躲到无人的角落里,听潮起潮落,听惊涛拍岸。听着听着,身体就好像成了大海的一部分,一切烦恼忧愁也很快就被海浪冲刷一空。每到那个时候,绯戚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啊,他果然是海弥拉的孩子!绯戚不自觉地低下头,看向手指上戴着的黑珍珠戒指。其他的东西都丢在了纳尔斯恩,包括母亲留给他的银镜,只有这个戒指因为一直没有离身,被他完好无损地戴了回来,保留至今。说起来,在海弥拉的传统里,如果某个男人想要主动向女人求欢,他就要送上一颗自己亲手采摘的珍珠。如果女人想要得到这颗珍珠或者喜欢这个男人,她就会收下珍珠,将男人领进自己的房子,与他共享鱼水之欢。想起这件事,绯戚不由翘起嘴角,起身看向浩瀚大海。——他也应该送给铁面一颗珍珠。绯戚深吸了口气,纵身跃入大海。完美的珍珠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寻获的。绯戚潜入深海之后便动用了他从母树那里得来的力量,将海底的贝类全部召集过来,让它们自己打开贝壳,露出白肉中的珠子,供他挑选。受海弥拉血统的影响,绯戚虽不能像真正的鱼类那样在水中呼吸,但只要含上一口气,他就能在深海中潜游很久。等到这口气快要用尽的时候,绯戚也终于选中了一颗纯白的珍珠。这颗珍珠的颜色没有什么特别,但个头很大,圆润的形状也堪称完美。绯戚取出珍珠,转身回游,眼看着就要回到海面了,一股熟悉的精神力便如海潮一般席卷而至。绯戚赶忙将自己的精神力放了出去,与铁面的精神力链接在一起,问道:“出什么事了?”“你在哪儿?”铁面反问。“海底,马上就回去了。”绯戚答道。<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34/34632/">冲刺男神</a>“马上是多久?”“马上当然就是马上。”绯戚奋力向上一纵,身子便冲破了海面。他此刻的位置距离入水点还有一定的偏差,而铁面正站在他曾经站过的礁石上,面色焦急地四下张望,见绯戚从水里出来,立刻将目光转了过来。绯戚不由想起了他和“铁面”次相见的那次,也是海边,也是礁石。绯戚笑了笑,摆动双腿,快速游向铁面。到了铁面所在的礁石下方,绯戚没有急着上去,笑眯眯地抬起手臂,将珍珠举了起来,让铁面观看。铁面伸出手,却没有去接珍珠,而是一把抓住绯戚的手腕,将他从海水里拽了出来,紧紧拥在怀中。“你要把我吓死了!”铁面咬牙切齿地说道,手臂却将绯戚抱得更紧。绯戚愣了一下就明白过来,肯定是铁面回来后没看到他,以为他又出了什么意外。“我只是去海底采了一颗珍珠。”绯戚赶忙解释,“你不是要举行婚礼吗?我总要准备一件可以在婚礼上送给你的信物……”“让该死的婚礼见鬼去吧!”铁面恼火地打断,“我再也不会让你从我眼皮底下离开,一眨眼的工夫都不行!”“真的?”绯戚炸了眨眼。“反正你也不想要,不是吗?”铁面将头埋在绯戚颈间,双手不断揉搓他的身体,像要把他揉进自己身体一样。“那就不办了?”绯戚很是开心。婚礼这玩意在欢好的时候提上两句是情趣,真要说到举行,那他真的是敬谢不敏。要知道,这世上从没有男人和男人的婚礼,相应的仪式也都是针对男人和女人的,真要举行这样的仪式,他免不了又要穿女装,充当女人的角色。——再说了,铁面给了他一场婚礼,那他是不是还要给铁面一个孩子?绯戚一想到这点就特别郁闷。“不办了,我才不要再去接送什么祭司,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永永远远在一起。”铁面抬起头,仔仔细细地看了绯戚一番,接着便又低下头,用力吻上他的双唇。绯戚也抬起手臂,揽住铁面的脖颈,热烈地回应他的需索。好半天,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分开唇瓣,接着就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走吧,去别的地方。”绯戚低声说道。“你想去哪儿我都陪着你。”铁面又低头吻了一下他的前额。“包括纳尔斯恩?”绯戚故意问道。“只要你不是想甩掉我,去找你那个哥哥,我就陪你去。”铁面一脸认真地答道。“才不会呢!”绯戚笑着将头靠在铁面胸口,“其实我现在哪儿都不想去了,我们找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好不好?”“好,你想去哪儿?”“唔……温暖一点的地方吧,如果还有水那就更好了。”“那就去弯月湖,在湖边建一座小屋,住到你不想再住为止。”<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43/43858/">重案侦破传奇</a>“现在就去?”绯戚期待地问。“好。”铁面立刻点头。“等等,这个怎么办?”绯戚又把珍珠举了起来。“送我的东西,当然归我。”铁面一把抓过珍珠,塞进自己衣服口袋。绯戚皱了皱眉,“不会弄丢吧?”“去那边村子里偷根鱼线,我编个线网,把珠子装进去,戴脖子上。”铁面说道。“你还会编那种东西?”绯戚很是惊讶。“我会的事情可多了!走,让你见识见识!”铁面抱住绯戚,纵身跳下礁石。铁面放弃了婚礼,等着给他们主持婚礼的海琅在月圆之夜苦等了一晚,终是没等来接她的铁面。看到朝阳已从海平线的那端升起,和海琅一样一夜未眠的魅黠长长地叹了口气,“去休息吧,洃尊应该不会来了。”“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海琅忧虑地问道。虽然绯戚不许她泄露消息,但铁面却在送海琅返回海弥拉的时候告诉她,就算说出去也没关系,别四处宣扬让绯戚不高兴就好。海琅便把铁面和绯戚的事告诉了魅黠,想让她和铁面见上一面。“婚礼大概被取消了。”魅黠肯定地猜测,“我就奇怪,以绯戚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想要举行什么婚礼,现在看来,这应该都是洃尊的主意。他们没来找你,估计就是绯戚终于说服了洃尊,让洃尊放弃了原本的打算。”“……如果绯戚是女孩子就好了。”海琅惋惜地自语。“这世上哪有什么如果。再说,就算他变成女人,也未必会比现在过得更好。”魅黠漠然说道,“别想了。他不愿意回来,我们也没必要勉强他。他早就成年了,就算没有当年的那些事,他恐怕也早就离开氏族,自谋生路去了。”“我并不担心绯戚,我是担心……战争还没有结束。”海琅低下头,不安地低语。部落虽然连续击败了两批来袭的异族,但自己也是损失惨重。据那些从异域大陆逃回来的雷诺人形容,那个遥远的国度里物产丰富、人口众多,更有着阿南大陆无法企及的强大武器。如果这些强大的异族人再发起第三次侵袭,海琅很难想象部落这边要如何抵挡,总不能再向异兽求助吧?就算他们不怕消耗生命,继续祈求异兽,异兽就一定会继续帮助他们吗?海琅十分担忧,以至于生出了借婚礼的契机将铁面留在海弥拉的念头。只是她并不善于说服他人,于是就想从魅黠那里获得帮助,让魅黠和她一起见一见铁面。但她准备好了一切,却没想到铁面和绯戚竟然失约。魅黠这会儿并没有专心听海琅说话,只觉得她嘟囔了些什么,转过头,却发现海琅已经陷入沉思,于是也没有多问,任由海琅去胡思乱想。魅黠和海琅都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纳尔斯恩和阿南大陆交界处的雪山里,几个穿着厚重皮装的纳尔斯恩人正沿着山峰艰难跋涉,可以贯通两块大陆的隧道就在距离他们只有几十步远的地方。只要他们继续走下去,隧道的入口就会出现在他们面前,而原本守护此处的异兽已经在三年前就离开了这里。—完—作者有话要说:终于为这篇文画上了句点。本周四开新文,无限流,名字叫《恶魔的游戏场》,《恶恋》中的某几个恶棍将在本文回归。

鹤壁的癫痫医院
莆田医院治白癜风
玉林治牛皮癣哪家好

上一篇:兵痞混都市

下一篇:法医王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