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释放电力市场化信号电力交易中心满月记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7:31:01 编辑:笔名

释放电力市场化信号 电力交易中心满月记

作为一个刚刚 满月 的交易中心,目前,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没有具体的办公地址与站, 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一笔交易 ,南方电的相关工作人员这样告诉时代周报 3月1日和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同时成立时,这被形容为 南方区域电力市场化改革工作的进一步深化 是我国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和电力市场化进程的重要一步 。

3月30日,在南方电前台,面对时代周报 交易中心在哪 的询问,前台人员表示: 我听过这个交易中心,但我不知道它在哪里。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冯永晟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对此解释说: 现在的进展就是通过挂牌,释放一个电改正在推进的信号。一段时间内,这两个电力交易中心,更主要的目的是落实国家的资源计划、实现资源的合理调配,而非实质性推动电力市场化。

从 5号文件 到 9号文件

电力市场化,一直是中国电力改革中等待的 另一只靴子 。

早在2002年,我国就开始了电力改革。根据国务院当年公布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即俗称的 5号文件 ,提出了 厂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 四大电力改革任务,旨在建立一个按市场机制运行的 电力市场 。

随着原国家电力公司被拆组成11家公司,电改中 厂分开 的任务基本完成。然而,随后十年的时间里,其他三项改革均为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2012年,我国经济形势开始放缓,事关企业生产和运营成本的能源改革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新一轮的电改势在必行。

2015年3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这部 9号文件 明确指出,要 加快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 。

8个月后,国家发改委组建了专门的工作组,与国家电公司、南方电公司以及发电集团公司研究组建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的相关事宜。当月月底,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电力体制改革的6个核心配套文件,而《关于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是其中之一。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这样描述成立电力交易中心的必要性: 要实现电价由市场决定,发电各方要自主交易,很重要的是要有交易场所和平台,建立专门的电力交易机构。 根据《意见》,电力体制改革将建设三类电力交易中心:类是跨大区的电力交易中心;第二类是区域交易机构;第三类是省(区、市)交易机构。北京和广州的交易中心属于类。

实际上,早在2006年,国家电已经做过类似举措,共建成了30个从全国到区域再到省级的电力交易中心。2007年,原电监会提出,要将这些电力交易机构进行统一规划和管理,但都是 雷声大,雨点小 ,终没了下文。

短期现货交易是王道

2016年3月1日,9号文件公布一年之际,北京交易中心和广州交易中心同时挂牌成立,并公布了各自的组建方案。

方案显示,北京交易中心是国家电组建的全资子公司,初期可设立6个处,共30人(含领导班子职数5人);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是依托于南方电组建的股份制公司,南持股比例为66.7%,根据工作职责设置市场运营部、交易组织部、结算统计部等相关职能部门以及市场管理委员会秘书处,交易中心初期编制50人左右。

两大交易中心的定位略有不同。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跨区跨省电力市场的建设和运营,负责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协议,开展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落实国家西电东送战略,落实国家指令性计划、地方政府间框架协议,为跨区跨省市场化交易提供服务。

对跨区域的电力调配,此前南方电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数据显示, 十二五 期间,南方电完成西电东送电量7140亿千瓦时,年增长率高达11.1%。2015年南方电内,西电电量占广东用电量的35%,云南送出电量占本省发电量的50%。

成立天,北京交易中心就公布完成了首笔交易:山东的30家电力用户和陕西、甘肃、青海、宁夏等824家发电企业,通过交易中心交易平台达成交易,交易电量为90亿千瓦时。

这次交易包括公告发布、交易申报、无约束出清、安全校核、结果发布5个环节。通过双边协商交易达成40亿千瓦时,通过集中竞价交易达成50亿千瓦时。电价从西北地区到山东落地不超过0.4元/千瓦时。根据测算,这次交易降低了购电成本共计5.4亿元。

数据显示,参与交易的824家企业中, 482家为光伏发电企业,272家为风电企业,传统的火电企业只有70家。根据国家电测算,通过本次交易,可减少山东本省的燃煤机组排放二氧化碳696万吨、二氧化硫20万吨;而陕甘青宁四省中标的发电企业,利用小时数可提高100小时以上。国家电总经理舒印彪对此评价为: 这是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的一次重要探索。 但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冯永晟向时代周报直言, 这次交易中,有关电价的交易规则,从设计到兜底都是政府,落实都是由电。目前国内电力市场根本的控制权还是掌握在政府和电手里,这些参与交易的企业,能改变的只是拿到电量的数字,而非真正的市场竞争。

而已经 满月 的广州交易中心至今仍未完成一笔交易。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对此回复时代周报说: (交易中心)揭牌后,南方电公司目前正在按照国家发改委关于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组建方案的批复,与相关企业和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交易中心的具体组建工作。

这很正常,就像去年云南电力交易中心挂牌一样,从挂牌到实质性运行还需要有个过程。 冯永晟说道。冯永晟指出,成立电力交易中心并不代表建立了电力市场。首先,从交易的规则来讲 根据交易中心建立的方案,中心的交易规则应当由中心的市场管理委员会设立 目前,两大电力交易中心的市场管理委员会的筹建工作还未启动;另一方面,中国的电力市场化改革离不开电力的短期交易与现货交易,而 目前,广州与北京的电力交易中心只能定位于跨区域的长期电能交易,离短期的现货交易还很远 。

9号文件下达后,国家能源局已经计划在今年开展电力现货市场的试点工作。冯永晟强调: 国际经验给我们的启示,就是不要盲从国际经验,应该根据每个地区的实际情况发展中国的电力现货市场。 ( 付聪)

京东维新
2006年房产C+轮企业
京东汽车用品双11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