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异世非妖第五十三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发布时间:2019-11-20 11:20:09 编辑:笔名

异世非妖 第五十三章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她记得当年的那些大户人家不是都很要身份吗?这样完全不显摆真的好吗?堂堂家主跟和尚一样真的没问题吗,家主也,不是老祖宗,一般不是应该经常要和家族里其他什么人各种联络各种安抚,各种斗吗?

简小妖在心里不停的吐槽着这位住在竹林里也就算了,还住在竹屋里的代家家主,明明是俗世的人,偏要做出一幅世外人姿态。

代阳带着她并没有直接走进竹屋,而是走到竹屋外五步的地方就停下前进的脚步,恭恭敬敬的向竹屋行礼,对外总是有着一些倨傲的少年此时就像是退去了身上所有的锋芒安静的注视着竹屋

“爷爷,不孝孙儿代阳回来了!”

话音刚落下,一直紧闭的竹门就在简小妖的眼前打开,一名眉发皆白,打理的一丝不苟的老者缓步而来。面容红润,精神奕奕,一眼底流转的精光更是让人不敢小看。但落入简小妖的眼里的反应就是,这丫是只老狐狸。简小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老者肯定就是一浑身上下长满心眼的。

“回来就好,进来吧!”老者只是淡淡的看了眼恭敬站在身前的代阳,就转身领他们进竹屋,但是比较矮(简小妖:一定要这样提醒身高吗?)的简小妖从她的角度上明明就看到老者放在袖子里的手伸了伸,却还是缩了回去。

唉,明明就很关心自家的孙子却偏偏不说,憋着吧

,爷爷这样闷,难怪孙子也这样。想到平时代阳的傲娇表现,简小妖撇撇嘴,果然是有遗传的。

竹屋不大,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大小,好在里面也没有放什么东西,只有一张书桌和一些书,看来平时老者并不住在这里。

“爷爷,我把小妖带回来了,你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七年前爹和娘只留下这块玉坠就带着妹妹不见了?爹娘到底去了哪里,小妖她???”代阳几乎是没有给老者任何的休息时间,一进竹屋就开始询问自己的疑惑。他八岁以后就挂着这块玉坠,这是爹娘留给他的东西,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不是不想问简小妖关于爹娘的事情,可是他不敢问,不能问,小妖才七岁,她能记得些什么,更何况他不会忘记次见到她是什么情况,从何问,怎么问?

这样急迫的代阳让老者微微叹息,看了眼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当事人的简小妖,老人一直挺直的背有些佝偻,脸上的神色不停的转换着,终于还是开口说道,

“代阳,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这些事情,也罢,你也该知道了。”老人陷入回忆,低低响起的沧桑声音开始诉说代阳急迫想知道的曾经,那段一直被隐瞒的过去。

“七年前,你爹和你娘突然从外面历练回来,手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婴。与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实力非凡的男子,据你爹说那是你爹的至交好友,可当时我看到那男子的时候就知道那男子绝非池中之物,而且你爹爹给家中带来了很多稀有的药材功法,助家族提高实力。但我的心里却越来越不安,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果然,不到几日,你爹娘和他就抱着你年幼的妹妹说是要离开,并且还留下了你手上的那块封印着你妹妹血液的玉坠,你爹在离开前只告诉我,那玉坠在遇到你妹妹时就会发烫,然后就匆匆离开,至此,再也没有音信???”

额,,不要都这样看她好不好?她不是当年的婴儿!

“如果他们知道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带着那个婴儿一起走?将孩子留在家中不是更好吗?”简小妖说出了她来到这里的句话。

“是啊,爷爷,如果像你说的爹娘他们早就知道自己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带着妹妹一起?”

老者看向简小妖,嘴角浮出一丝细微的笑意,

“我也不清楚具体原因,但我知道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吧!”

“???”简小妖头上掉冷汗,这什么神转折,她还是没有自己和那个婴儿有代入感啊!就因为那块玉坠碰到她会发烫吗?

老者似乎是看到简小妖的无语表情,笑意更多了几分,大笑道,“小丫头,你以为要不是确定你是当年的婴儿,我怎么会专门去函一封给擎苍学院的院长让他给你一个特例呢?你该不会以为擎苍学院是谁都可以进的吧?”

“???”就不能换句词吗?“光凭一块玉坠你们就那么确定我的身份吗?”

“小女孩就应该有个小女孩的样子,老是板着脸像个什么样子!”老者无奈的感慨,

“你们到底有没有其他的证明我是代家的孩子?”不搭理老者,简小妖继续问自己的问题,她渴望亲情,可是她更不希望是在自己得到希望之后又失望。

“你是个敢怀疑我代家的人,也罢,你的左肩是不是有一点红砂印记?”

额,简小妖楞了楞,这个是真的,可是她都一千岁了,她的身体上的确是有这样的红砂印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丫头,你不用再怀疑了,我们很确定,那孩子就是你,血液验证封印是不会错的!”老者摇了摇头,也不知是该笑这孩子长的不错,还是该哭自己的信誉太低了,明明从发现她起就一直让代阳好好待她的,难道?老者看向旁边的代阳,眼神询问“你没有乖乖对丫头好?”

“冤枉啊!我对她可好了!”代阳苦逼脸,绛红色的眼眸都有些丧失光芒。

“那她怎么这样不相信我们?”眼神严厉,不像是个老者应该有的神情。

“我也不知道啊!”代阳更加苦逼,浑身上下都开始冒出颓废的气息。

两人眼神交锋间简小妖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既然他们这样确定,那她也无话可说,

“好吧,既然你们这样确定,我也无话可说!”

“恩恩,你就是我妹妹,快叫哥哥!”代阳果断满血复活。

现在后悔来得及吗?她不想要这样逗比的哥哥,太丢脸了有木有?

----------------------------------------------------------

刚刚才发现自己已经裸奔好久了,哭晕在厕所????

北京市朝阳区垡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昆明南大脑科医院电话
癫痫病治疗医院贵阳那家好
淮安治疗妇科方法
汕头治疗早泄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