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绝世剑尊第289章重力空间

发布时间:2020-01-20 07:45:03 编辑:笔名

绝世剑尊 第289章 重力空间

不得不説,无锋对徐寒很是看重,以徐寒真无境一重的境界,本来连城主府都大门都进不了,但却被无锋封为城主府左都卫。<-.

城主府和别的府不同,内族人,外族人和护法zhègè体制。城主府里有一支卫军,由左都卫和右都卫统领。右都卫的地位略高于左都卫,换而言之,徐寒在城府主卫军里,地位仅次于右都卫。蝶影则以都卫家眷的身份住进城主府。

在城主府的规定中,都卫和管家的家眷都可以迁移至城主府,只不过,来武境的人都至少是真无境以上的实力,家眷大多被留在剑尘大陆。

在城主府安置下来,徐寒便静下心来修炼,jingguo这次会武,他心里很明白,天赋,不止他一个人有。尤其在武境,那些府里的内族人,他们天生就拥有家族的血脉力量,这,jiushi一种得天独厚的天赋。

shifàng了血脉力量之后,个人实力大大增强,这时候,没有血脉力量的对手就只能望尘莫及。徐寒,他没有家族的依靠,没有府的势力,没有强大的血脉力量,在武境,他只有靠自己,靠自己在这里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否则,他就只能一辈子寄人篱下。

因为他是散人,所有人都瞧不起他,即使同为散人,都希望他败北。也因为他是散人,各方势力拉拢他的同时,还会对他施以性命要胁,不同意便是死。

散人没有血脉力量,在遇到拥有血脉力量的强大对手时,就会自然而然地处于劣势一方。就像水波千双一样,若是她全力与徐寒一战,徐寒不会是对手。水波府的血脉力量比其他中小府的强大很多,一旦shifàng出来,实力将成倍增长。

武境是个充满杀戮的无理之地,没有府的依靠,没有势力撑腰,一介散人想在这里存活下去,根本不可能。但是,散人投靠了府,就要受到内族人的排斥和歧视,终日在委屈求全中度过。

难道,这jiushi散人的命吗?散人就该接受这种命运吗?不,徐寒不相信,也不屈从!他相信,强大的实力足以弥补一切,没有血脉力量,他就拼命的修炼,用硬实力去压倒。没有府的依靠,他就努力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依靠。世界上有很多的不公平,一旦选择屈从,就等于放弃了所有的可能。徐寒不喜欢放弃,他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靠自己去拼搏,去奋斗。

他现在依附在城主府,是因为他还不够强大。但他不会甘心一辈子留在城主府,城主府确实能够给他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他要在zhègè环境中不断成长,直到真正的强大起来。

左都卫的房间里,浓郁的天地真元吞吐不休,从门缝里溢出。忽倏,房间里的徐寒陡然睁开双眸,眼眸中雷光流转。

“突破了。”徐寒心中暗道一声,一种舒爽的感觉传遍全身。他的雷电法则,终于在jingguo多日的苦修后,蜕变为雷电规则。在他的气海内,雷电元素不断地从灵气中被剥离出去,提取精粹的真气。

当法则突破至规则的时候,会自动领悟一种与剑者天赋为吻合的规则。徐寒领悟的,jiushi闪电规则。

片刻,所有的雷电灵气都转化为了真气,徐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闪电规则,虽然比不上剑之规则,但duifu一些比较弱的人可以使用。”

至于闪电规则的剑技,今后还需要慢慢开发。徐寒希望能够和剑之规则搭配起来。因为他的剑之规则实在强大,胜过几乎所有的规则。

这时,徐寒的耳根微微颤了几下,眉头不由地皱起。

“蝶影。”徐寒心中低语,立即起身。他听到了蝶影的声音,似乎遇到了侵扰。

蝶影的房间离他不远,转个角就到了。然后,徐寒看见蝶影的房间门敞着,门口站着两名卫军把守。

见状,徐寒的瞳孔中闪过一道森冷的寒芒,他箭步如飞,两名卫军赶紧伸手拦下。

“对不起,安都卫命令不让任何人进去。”

“不想死就给我让开。”徐寒不想跟他们fèihuà。安都卫是都卫,他就不是都卫了吗?

两名卫军犹豫了一下,徐寒直接一掌轰出。

轰!

两名卫军飞进了屋里,重重地摔倒在床前。

“怎么回事?!”右都卫安平山发出一声怒喝,他的zuoyou手分别扣住蝶影的手腕,欲图把蝶影压倒在床。

“滚!”房间里突兀地响起一道冷喝,凌厉无比的剑之真气掠过空间。

“找死!”安平山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重力空间!”

徐寒身形陡然一僵,无比强大的压迫力从各个方位挤压过来,仿佛要把他压成肉酱。此时,徐寒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承受着千钧之压。

“三重。”徐寒不禁咬牙。右都卫安平山,赫然是一位真无境三重高手,三重的重力真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身体随即都可能崩溃。

“不自量力的东西,城主欣赏你,才给你左都卫的wèizhi,你真以为自己配得上zhègè职位?!”徐寒坏了他的好事,安平山气愤不已。

“给我……放开她……”徐寒根本不dǎsuàn回答安平山的话,他只看到,安平山用力地扣住蝶影的手腕,同时用三重真气压制蝶影拼命shifàng出来的一重真气。他还看到,蝶影不断地挣扎,还有那紧咬起来的朱唇。

“哦?原来你是来救美的。”安平山眉毛一挑,眼眸中闪过一抹戏谑之色,他轻浮地看着蝶影,目光中带着淫欲之意:“我听説了,zhègè娘们是你的未婚妻,不得不説,你这小子挺有福气,这娘们长得还真是标致。正好,你这小子进城主府还没有对本都卫表以心意,本都卫也不想为难你,只要让这娘们陪本都卫享受一晚,今后在城主府,本都卫不但不会给你难堪,还会罩着你。”

听到这番话,蝶影的秀眉蹙起,朱唇被咬得鲜艳欲滴。

徐寒的身体忽然放松下来,仿佛千钧之压突然间消失了一般。shiji上,重压无时无刻不在压迫着他的身体。徐寒的nǎodài微微低着,脸庞被埋藏在阴暗之中。

“放开。”他的语气,冰冷无比,透着恐怖的杀机。

“你这是用来跟本都卫説话的语气吗?”安平山目光冷厉起来,“要我放开这娘们?hāhā!不可能!”説着,他大笑起来,猖狂地抓住蝶影的双肩。

而这时,蝶影的美眸中却闪过一丝怪异的笑容,她慵懒地説道:“你再不放开我,可是会吃亏的。”

“吃亏?吃你zhègè小妖精的亏吗?hāhā,本都卫乐意!”安平山贱笑着,就要扑上去的时候,徐寒的lěngmo之语再度响了起来:“放开。”

安平山的身子不由地一僵,背后竟冒出yizhèn凉意。徐寒的话音明显低沉许多,透着一股穿透力,仿佛从后背刺入了他的心脏。

徐寒的脸庞,依旧埋藏在阴暗之中,看不见表情。否则,安平山一定会被徐寒那双妖异无比的血瞳吓出一身冷汗。

安平山的脸色变得阴冷起来,他冷冷地瞪了徐寒一眼,狠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命令本都卫?!”

安平山的话音还未落下,一道铿锵的脆吟突兀地响起,妖异无比的血光从剑鞘中扑出。

“你竟然还能动?”安平山惊诧无比,立即放开蝶影,身形急闪。

血光掠过,烙印在墙壁上,立即出现一道洞穿的剑痕,明媚的光线射了进来。

安平山的瞳孔不由地一缩,脸颊上飙出一抹血色,他怔怔地摸了摸伤口,脸色阴沉无比,“你,伤了我?”

徐寒低着头,一言不发,随即,血色天雷剑陡然横起,妖异的血光扫出。

轰咔!

房间里的光线再添一道,与此同时,安平山的肩膀上也多了一道血口。

“小鬼……”蝶影美眸仿佛软化了一般,柔情地看着徐寒,有些感动,也有些心疼。

徐寒的话音从阴暗中发出,低沉恐怖,“不滚,就死。”

“你敢叫我滚?!”徐寒的可怕确实让他吓了一跳,但听到这刺耳之言,安平山心中大感愤怒。

徐寒没有説话,只听得锵地一声,天雷剑归于鞘中,但他的手却没有移开,剑与剑鞘之间的缝隙中,隐隐溢出妖异的血光。

“拔剑之术……”安平山目睹过徐寒的战斗,看到这一幕立即脸色苍白。不客气地説,或许徐寒在会武台上施展的所有拔剑之术在他的眼里都没什么了不起的,但现在这一剑,够要了他的命。

“小子,咱们走着瞧!”安平山低骂一声,大甩衣袖,从徐寒的身边匆匆离开。

徐寒没有拦他,待他带人远离,他的手才从剑柄上放了下来。

“小鬼,你怎么样了?”蝶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赶紧扑上去按住徐寒的肩膀。

徐寒微微抬眸,狰狞妖异的血眸令蝶影心头一颤。她咬了咬牙,一把将徐寒揽入怀中。

汕头华美医院专家号
自治区人民成都办事处医院预约挂号
小孩癫痫病能治愈吗
运城治疗白癜风办法
苏州治疗早泄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