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雀巢微型小说出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8:44 编辑:笔名

他拖着两条似灌了铅的腿,从停车棚走了出来。四顾确定没人,美美地伸了个懒腰。阳光刺得眼睛发痛,一阵晕眩。宿醉后的脸显得颓废苍白,臃肿的身子似散了架般酸痛。  定了定神,抬腕瞄了下欧米茄镶钻表。已迟到整20分钟,他不由加快了步伐。经过职员办公室门口时,他习惯性的停顿了一下:张茜边举着手机边优雅的品着早点,肯定又把自己的营养食物,发到了朋友圈里;陈莉莉同样也高举着手,只是手里,握着的是一面化妆镜,正一丝不苟的涂着眼影;翘着二郎腿的吴凯,整个头部埋进了报纸里,一缕水雾从身前的茶杯里袅袅升起。  刚走进自己的副主任办公室坐下,穿着时髦的张阿姨便端来了茶。他陪着笑脸目送着她离开,看着那雍容华贵的背影,他不由苦笑。每次被她服务时,总感觉浑身不自在。按理来说,接待工作的应该招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而原因,张阿姨是区政府某领导的嫂子。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打开公文包一阵鼓捣。摸出来一个厚厚的信封,记得是昨晚,王总的司机塞进去的。轻轻一捏一掂,就知道是多少数目了。乐呵着把信封又扔进了包里。  昨晚的饭局,安排在王总那占地百亩的苗木基地里。基地从外面看上去很普通,然而进去后可谓是世外桃源,金碧辉煌应有尽有。现在局势紧张,上面抓得紧,不便于参加抛头露面的饭局。所以在这样的场所里是不过的了。而懂行情的王总也确实关怀备至,切断了所有监控设备。特别是宴席间,三申五令,绝不许手下人碰一下手机,以防干涉到在座所有人的安危。包括后来因为要K歌,从外面接进来的,坐台小姐的手机,也全部集中保管起来。这样谨慎行事的人,确实是可以交朋友的。而给这样的人办点事,风险没有。  股市开盘时间到了,他打开了电脑。这段时间每天在下跌,有点揪心。就像近几场的牌局,逢赌必输。他心里暗骂了一声后,头往后一靠,微闭起眼。好好养精蓄锐一番,晚上争取扳点回来。时不时的瞄一下屏幕,很快的,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下午上班刚打开电脑,菲菲的Q信息就挤进来了。他不由皱眉。这妮子近一段时间,不知是突然开窍,或者是受谁蛊惑。时不时的哭哭闹闹,变着法子要这要那。明知道不可能,却天天吵着要自己留宿在她那儿。其实心里明白她的小伎俩,在精神上满足不了她,那么,你就乖乖的要用物质来填补。  红颜祸水。近新闻里经常出现某地高官,因为情人反目而东窗事发身陷囹圄。自己身边也比比皆是:老张被情人吵到了单位,身败名裂。还在被调查中,整天焦头烂额。小杨的小三为他生了个儿子,被群众揭发。丢了乌纱帽不说,还面临牢狱之灾。  他不由心寒,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和菲菲在一起有几年了,她对自己太了解。而且一旦日久生情,完全依赖自己就麻烦了。不行,得想个万全之策把她尽快打发走。自己不缺的就是钱,旧的去了新的也就自然来。对的,中午在足浴房为自己服务的丽丽,长得水灵可爱,刚刚从老家出来。而且和自己已经很熟络,那双大眼睛中,似乎有一种渴求期盼。嗯,就这样决定了,以后多花点时间,争取拿下。  窗外,那些树木在酷日下病怏怏的,耷拉着叶子无精打采。一辆辆轿车泛着耀眼光泽,与陈旧古板的停车棚是那样的不和谐。而自己的那辆龙威750傍在一旁,显得格格不入。去年本想买一辆奥迪的,想想老大也就开着那辆大众CC就算了。总不能盖过他吧,锋芒毕露会没好日子过的。哪天不知不觉被穿了小鞋,什么时候栽跟头都不知道呢。  而那些小职员,都是有相当背景的。所以想开什么车就买什么,条条框框对她们是约束不了的。不是嫁了个富二代,就是自己老爸有钱,或者还兜兜转转七拐八弯,与哪个市领导沾亲带故着。因为这些,他心里一直郁闷着。一个老战友托了自己很长时间了,把他那毕业于名校的外甥女搞进来,看来铁定没辙了。只怪自己没有权倾朝野的能力。  近经常出现官员被双规被调查的新闻,确实有点悬。而经过昨晚的饭局以后,似吃了定心丸。饭局上那些个比自己位高手黑的,聊到这些问题时,依然面不改色春风满面的。他们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政府只是做做形式抓抓典型。搞几只老虎来个下马威,杀鸡儆猴之类的效果。没多久就会偃旗息鼓。再说,这里只是个小镇事业单位,还山高皇帝远着呢。而主要的是,在被栓的这根线上,自己充其量,只是只小得可怜的蚂蚱。呵呵,天塌下来有他们顶着,天天放心一觉大天亮吧。  特别欣慰的是。自己这一生虽然没有轰轰烈烈辉煌耀祖,却也已经很满意的了。儿子已经入籍新西兰,刚刚大学毕业后,就在那里和朋友开了公司。自己名下的财产,这几年通过各种渠道,已陆陆续续转出去。到时退休后,就可以全家移民,尽情享受天伦之乐。可是老婆一直和自己持反对意见,说什么在国外的,都叶落归根回来了,一大把年纪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很累。她懂什么,有时候是形式所逼没有办法啊。但是,如果到时形式允许的话。自己也不排除去国内那些风景胜地,买套大房子安度晚年。总之,时刻保持居安思危的远见,多准备几条出路,是明智和可取的。  思绪被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是曾经在区政府担任某部门领导,现已退休的老上级。要自己马上去县城碰头后就挂了电话,对方这样仓促的举止还是次。来不及考虑就马上出发,一路上忧心忡忡。  不眠之夜。白天还风和日丽的,现在却狂风暴雨。窗外的枝桠,被刮得东倒西歪,发出可怕的吱吱响。像一个将要死亡的人,苟延残喘后的回光返照。  翻来覆去。老领导苍凉衰弱的声音,在耳边无休止的响起:市里来了工作组,有几个认识的领导都已被双规,区里也有动静了。这次恐怕动真格了,老虎要打,苍蝇也要拍了。唉,要有个打算了。老领导看上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短短几句话,却如晴天霹雳,令自己眼前漆黑一片。回家时,看着地下车库指示牌上的“出口”两字,他一阵阵的晕眩。我的出口,又在哪里呢?  他显然已经完全崩溃。  次日上午。一个疲惫无力的身影,出现在了工作组所驻的大门口。  这样的决定,才是的出路。  抬头间,老领导的身影出现在了目光里。而同时映入眼帘的,有几个似乎是,自己那一条线上的“蚂蚱”。   共 23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
云南癫痫医院
女性癫痫应该怎么治愈